大眾新聞網 > 教育> 正文
吳花燕募捐風波調查:善款原路退回
時間:2020-01-22 23:46:57 來源: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100萬元善款15天之內退回給捐助人。2020年1月20日,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以下簡稱“中華兒慈會”)接到了民政部送達的責令改正通知書。民政部確認,中華兒慈會針對吳花燕發起的兩次網絡募捐,超出了募捐方案限定的救助范圍,中華兒慈會決定將善款1004977.28元,全部原路退回給捐助人。

  2020年1月13日,貴州省銅仁市24歲的女大學生吳花燕離世,給公眾留下了憤怒、質疑和不解:慈善組織是否超額、超齡募捐?100萬元只撥付2萬元,2萬元是否撥付到位?吳花燕姐弟是否對募捐過程知情?剩余善款如何處理?

  中華兒慈會及下屬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以下簡稱“9958”)也有不解:在有相關文件、視頻、聊天記錄、支付回執等證據的情況下,為何吳花燕弟弟吳江龍、當地基層政府均否認9958參與救助?為何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否認收到支付款項?

  關鍵人吳江龍一直“失聯”,“吳花燕事件”依然有問題待解,帶給公益慈善行業的思考依然存在。

  百萬元募款

  9958西南中心執行團隊負責人趙俊霞回憶說,2019年10月25日探望過吳花燕后,他們與主治醫生、患者、患者家屬一起溝通了病情。

  彼時的吳花燕,23歲身高只有1米35、體重43斤,父母雙亡,省吃儉用給弟弟治病,受到媒體和公眾關注。

  “病情復雜”,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向9958團隊反饋:吳花燕除了心臟病,還存在自身免疫缺陷、骨頭緊繃,以及胸腔積液、肺部感染、急性支氣管炎等一系列問題,身體各項機能達不到手術條件。

  趙俊霞說,一般人做心臟瓣膜手術需要25萬元左右,在吳花燕身上無法準確預估。吳花燕這一例屬于高額預算。

  當趙俊霞將吳花燕的情況提供給9958北京項目部后,9958主任王昱和北京團隊看了匯報,確定對吳花燕進行長期救助。

  9958項目醫療組測算了預算:手術費25萬元;術后在重癥監護室(ICU)一個月的費用約20萬;包括自身免疫系統造成骨頭變形等其他病癥的治療,需25萬元;手術之前的調整治療,以及4-5年的術后康復期,總計19萬余元;在治療上學期間,助困費5萬元,總計近100萬元。

  9958西南中心的工作人員將這個數字反饋給了吳花燕。

  正是這100萬元的募捐額度首先引發了公眾質疑。有媒體報道,吳花燕的病情治療費用并不需要100多萬元,況且還有醫?梢詧箐N,9958疑似超額進行網絡募捐。

  9958強調,設定100萬元不僅是治療費用,更多將用在吳花燕后期的康復和生活照料,而且這一數字吳花燕是知悉的。

  趙俊霞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圖顯示,2019年10月26日,她將生成的網絡募捐文案鏈接發給吳花燕及其弟弟,并稱“不要放棄,一起努力”。吳花燕回復“謝謝姐姐”。

  2019年10月27日,趙俊霞將鏈接轉發至名為“花燕幫扶群”微信群,吳花燕在群內對群友表示感謝和想念。

  同一天,9958為吳花燕開通了“水滴公益”網絡募捐;10月28日,又開通了“新浪微公益”網絡募捐。

  兩天后,就在9958的募款額達成時,吳花燕的同村人士稱,還有平臺在以吳花燕的名義籌款。

  吳花燕、吳江龍簽署的《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申請表》(以下簡稱《申請表》)中載明了事前條款:已申請9958救助中心的患兒家屬,不得在中華兒慈會的其他項目重復申請;如在其他救助機構申請,須告知。

  趙俊霞說,吳花燕在水滴籌的籌款行為,9958團隊當時并不知曉。2019年10月30日,趙俊霞通過微信向吳花燕提示,“務必把水滴籌關了,籌滿了治療費已經”。

  吳花燕表示次日關閉水滴籌的籌款,同時發出“已籌足預期的醫療費用,特聲明停止籌款”的聲明。

  吳江龍后來向媒體表示,吳花燕自主在水滴籌上籌得了約20萬元善款,都打到了她個人賬戶上。

  兩萬元撥付

  讓網友們異常憤怒的另一個問題是,為何100萬余元的善款直到吳花燕去世,只撥付了2萬元?

  吳江龍曾對媒體表示,對9958募捐了多少錢、錢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中華兒慈會在1月14日的回應中稱,“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轉款2萬元(新浪微公益平臺1萬元,水滴公益平臺1萬元)至醫院,用于吳花燕的治療。”

  “募款額達成后第一件事便是積極安排撥款。”趙俊霞說,但當時醫院表示,醫院開通了綠色通道,可以先進行治療,再付費。

  9958后續聲明中提到,當地政府也已啟動救助機制,吳花燕及家屬同時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項希望預留至手術和康復治療再使用(經核實,吳花燕病情有反復,尚未達到手術條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撥付至醫院。

  9958方面感到很奇怪,因為即便是撥付的這筆款項,也被院方否認收到過。

  2019年10月12日,吳花燕到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就醫。11月7日,吳花燕轉院到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

  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宣傳科工作人員1月15日向媒體表示,醫院并沒有收到這2萬元。

  中華兒慈會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出示了中國銀行《國內支付業務付款回單》。

  該單據顯示:2019年11月4日,中華兒慈會通過網上銀行向名為“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的賬戶支付了2萬元,用途為“9958吳花燕P124275醫療費”(P124275為吳花燕住院編號)。

  9958方面稱,不知為何醫院否認收到付款。

  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相關工作人員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表示,2020年1月19日下午,中華兒慈會兩名工作人員到醫院商討此事。

  醫院表示:2019年11月4日中華兒慈會向醫院建設銀行基本戶電匯轉款人民幣貳萬元整(備注用途為“9958吳花燕P124275醫療費”),但事前并未告知醫院。醫院財務人員于11月5日下午打印收款回單回院。收款至今,匯款方未與醫院對接該款項,醫院在沒有獲得匯款方的授權和批準的前提下一直沒有使用該款項。

  患者吳花燕家屬至今也未到醫院對接和要求使用該款項。

  患者吳花燕住院期間,直至2019年11月7日上午轉院,住院賬戶一直未欠費。根據醫院相關財務規定,已將該筆款項作掛賬“其他應付款”處理,待相關人員來辦理退款手續。

  1月19日的洽談會上,雙方協商,待中華兒慈會正式通知后,醫院將以恰當的方式退回該款項。

  超齡問題

  吳花燕明顯超出中華兒慈會救助對象年齡的問題也飽受公眾質疑。

  9958在民政部“慈善中國”平臺上備案的募捐方案顯示,募捐款物用途為“用于0-18歲困境大病兒童的醫療資助、心理關懷及生活助困費用”。

  2019年吳花燕已23歲,顯然不屬于“少年兒童”。

  有專家指出,中華兒慈會疑似存在未按章程規定的宗旨和公益活動的業務范圍活動、擅自改變募捐款物用途等行為,指其涉嫌違法違規。

  “確實不夠嚴謹。”中華兒慈會副秘書長姜瑩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截至目前,一些遭遇病痛折磨的孩子家長來到9958門口求助,極其可憐,只得特殊處理,“不能見死不救”,在9958救助的所有人中,其中有超齡孩子117個,占比0.8%。

  “操作上,我們有不規范的地方,罵聲我們全都能接受,只能從自身找原因。”中華兒慈會理事長兼秘書長王林表示,對于本次事件引起的誤解及負面影響深表歉意,誠懇希望社會監督。

  “中華兒慈會接受的善款主要以個人捐贈為主,2019年募款超過6.8億,將近80%來自于個人捐款。”王林說,中華兒慈會十分重視社會輿論。

  民政部對中華兒慈會的責令改正通知書指出,中華兒慈會為吳花燕募捐的行為,超出了募捐方案限定的救助范圍,不符合中華兒慈會的宗旨和業務范圍,責令中華兒慈會妥善處理募捐款項并及時向社會公布。

  誰在說謊

  吳江龍在1月16日最近一次面對媒體時稱,家人對9958以姐姐的名義組織募捐并不知情。

  這一表態,讓9958及中華兒慈會陷入更大的爭議。

  此前,據媒體報道,與吳花燕同村的一名姐姐稱,9958先后發起兩期總計40萬元的愛心籌款,“吳花燕本人并不知曉”。

  9958方面堅稱,吳花燕姐弟兩人對9958的救助是完全知情的。

  依據“新浪微公益”上的吳花燕網絡募捐項目進展報告,2019年10月25日,吳花燕及家屬簽署了《申請表》,進入9958救助流程。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申請表》上看到,填表日期為“2019年10月25日”,患者為吳花燕,病種為“心臟病”,簽字處的“患兒姓名”為吳花燕,“患兒監護人”為吳江龍。

  趙俊霞說,填表當日,《申請表》是吳江龍去打印的,包含吳花燕名字的《申請表》封面簽字、落款簽字處的姐弟倆名字均為吳江龍所簽。

  一位9958的王姓義工說,上午11時左右,曾看到過吳江龍趴在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的護士臺上填寫《申請表》,因為吳花燕已經動不了筆,“當時醫院應該有監控,可以調取”。

  因吳花燕病情復雜,10月25日下午,9958工作人員還陪著吳家姐弟倆前往條件更好的貴州省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檢查。

  “本來想請120送過去,花燕擔心多花錢,堅持坐了出租車。”趙俊霞回憶說,在出租車上,吳花燕出現了兩次短暫而強烈的胃抽搐反應,9958工作人員擔心出現意外,在安撫的同時錄下了幾秒視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看到視頻中,吳花燕身穿淺灰色棉服,倚靠在出租車后座上,頭歪向窗戶、雙眼緊閉,左手緊抓出租車后門扶手,身體劇烈起伏,十分痛苦。

  到了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吳江龍背起吳花燕,辦理相關手續。因為工作記錄需要,9958工作人員拍下了兩張現場照片。

  2019年10月31日18時58分,吳花燕在朋友圈中發的感謝信中,提到了“感謝中華兒慈會對我伸出援助之手”。這封感謝信吳江龍也在朋友圈中發過。

  “這些都能證明9958一直在參與救助,吳花燕和吳江龍對9958的募款全程都是知悉和同意的。”趙俊霞稱。

  吳花燕去世當天,吳江龍還主動與趙俊霞溝通。

  趙俊霞提供的聊天記錄顯示,與吳江龍的最后一次溝通在吳花燕去世的2019年1月13日13時許。

  吳江龍以微信名“龍游天下”對趙俊霞說,“姐姐昏迷不醒,可能堅持不了多久,就要走了”。

  趙俊霞在微信中回復說,“怎么突然這么嚴重?你們在醫院嗎?我方便去看嗎?”并連續問了兩次“錢夠用不”。

  吳江龍說,“夠了”。

  中華兒慈會的代表在當地尋找兩日,并未找到吳江龍。

  貴州省銅仁市松桃縣民政局、縣委宣傳部尋訪后向中華兒慈會回復說,“花燕弟弟因姐姐去世,心情不好,很多人聯系他壓力大,已經外出務工散心,聯系不上”。

  包括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內的多家媒體記者也希望找到吳江龍,均未果。

  貴州省銅仁市松桃縣沙壩河鄉鄉政府負責人回憶,最后一次見到吳江龍是在1月15日,他曾囑托吳江龍妥善保管吳花燕治療期間收到的捐贈款項。吳江龍表示,所有錢款均在吳花燕的銀行賬戶上,自己不知道密碼。

  “姐姐走得很安祥,按照姐姐的生前遺愿,我們已將她遺體捐獻給貴州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人體解剖學教學實驗中心,供教學、科研及醫療之用。”吳江龍處理完吳花燕的后事,從此離開了姐姐。

  一直關注吳花燕募捐風波的上海復恩社會組織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理事長陸璇認為,很多有公募資格的慈善組織樂此不疲進行個案救助,“除了這種模式,不知道怎么去募捐,今天大部分國人的慈善意識還停留在把錢交到受益人手上這種最簡單的做慈善的模式,其實是慈善意識的落后。”

  這種模式可能一直會受到社會的關注和質疑,連慈善活動中最基本要保護受益人的隱私和尊嚴都很難做到。

  在陸璇看來,吳花燕募捐風波過后,今后更重要的是,公益慈善機構要考慮不能繼續這種個案救助模式,要更大程度贏得社會信任,“大家愿意把錢捐給你,不是因為你發起網絡募捐的文案寫得多煽情,有一個可憐的故事和一個不幸的人,而是基金會有公信力,基金會專業的慈善服務贏得了公眾認可。”

編輯:陽

分享到:
① 大眾生活報-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圖片新聞
綜合
英“脫歐”法案“臨門一腳遇鐵板” 伊朗外長取消出席達沃斯論壇 俄總統普京任命新一屆政府成員 詳訊:美國會參議院開始正式審理特朗普 世衛組織將召開會議評估新型冠狀病毒疫 阿里波夫再次出任烏茲別克斯坦總理 英首相發言人:英國希望未來與歐盟建立 伊拉克示威抗議活動導致10人死亡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合作加盟  |  投訴報料  |  人員查詢  |  網站首頁

青海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 管家婆期期免费版资料大全 德甲赛程2018-2019 股票涨跌原理和机制 广西11选5开奖手机直播 温州麻将怎么打 北京快3打法 一码一肖100准王中王 快乐8官网注册 体彩海南4十1玩法